墨落成白。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晨晓:

其实……有点没懂,但是感觉自己写东西的时候就容易把人物孤立起来……先马住,慢慢学


笑字拆开叫竹夭:



好棒!




钉-:







斜方姬:















总结太棒了转一个……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如何将人物写的更具体】来自不同的答案

晨晓:

诶,还是积累积累积累


vampireshane:



感谢师傅的网址,我觉得这个回答比Chuck Palahniuk的回答更加适合“一般人”,那天只是匆忙中马克到博客中,没想到师傅真的认真看了全文并且给了我更好的答案,所以,在这里再次谢谢 @锦衣 




转载自知乎




作者:詹晨,Film Study@PKU




来源:知乎




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answer/21274347

 我要明确反对一下@谢熊猫君 的答案。







第一,Chuck本身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作者。他的看法和做法未必普遍适用。



搏击俱乐部当时被无数个出版商拒绝退稿。这当然并不能说明这个小说不好,但一定程度上说明他的小说很特别、不主流。



再去看看他写的肠子,当然好,但是这根本不是一般人写得出来借鉴得了的东西。



所以,不论他的写作方法是什么,首先以这样的作者为「方法」上的榜样就是值得商榷的事情。







第二,我恰好是小说和剧本都在写的人。



排名最靠前的答案里,Chuck所说的写作方法其实是剧本式的写法。一切以「呈现」为主,而不要「讲述」。同时,避免描述人物的心理活动。



这是因为,影视艺术只能靠画面「展示」来讲故事、传达信息。



画面能够拍出来一个人很焦急,却绝对拍不出来一个人实在的心理活动是什么。



现代小说的写作的确受影视的影响很大。但这决不意味着小说就应该完全遵从剧本的写法。



事实上,如果把它们都看成是讲故事的媒介的话,文学和影视之间最大的差别之一恰恰就是文学有描绘人物心理的能力。



如果写小说完全避免描写人物的心理活动,那几乎相当于是文学的自我阉割了。



再次重申,那是剧本的写法,不是小说的写法!







然后来回答题主的问题。



要让你写的人物立体,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







纵向地,你要对你写的人物历史了若指掌。



可能在故事里,你说的只是A三十岁这一年的事情。但是作为作者,你必须知道他从刚出生下来到故事发生的三十岁里清晰的人生轨迹。是,他的家庭背景、童年遭遇、大学专业、初恋细节这些可能完全不会在你的故事里出现。但是,唯有你了解清楚了人物的这一切,他才真正活在你的心里、你的笔下,你才能清晰地知道为什么在他三十岁这一年他的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又为什么会这样处理。



同时,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做了这样的反应和选择,又会对他以后的人生产生什么影响?这个,不会在故事里出现,但是你作为作者要知道。



这样,你的人物才脚踏实地、才有真实感。







横向地,你要给此刻的A至少两个面向。人物表象和人物真相。



人物表象是指这个人物平时表现出来的样子。人物真相是指这个人物骨子里、本质上是什么样的人。这也很容易理解。我们平时就是这样过日子的。大家都戴着面具生活、社交。大部分人甚至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真相是什么。



揭示人物真相,需要靠人物所做的选择。一个人面对真正的选择的时候,会怎么反应,就真实地揭示出这个人物的真相是什么。给一个人物要拯救世界还是毁灭世界这样的选择,不叫选择。黑暗骑士里面,最后,蝙蝠侠是要救自己的女友还是朋友,在两艘船上的人是要杀死对方保全自己还是宁愿死也要保持道德的高尚,这是真正的选择。



那个著名的问题:如果女友和母亲同时落水,只能救一个人,你会选谁?这是一个真正的选择。



人物面对真正的选择的时候作何反应,揭示出这个人物的真相。



当人物有了至少这两个层面的人格以后,他就至少是相对丰满复杂的了。



当然,现实中的人类绝对不止是两层人格。如果野心和能力够大,你甚至可以给你的人物更多更复杂的面向。







而人物表象和真相的形成又与人物历史息息相关。两者相辅相成。







总得来说,就是你得在你的心里真正地塑造出一个人。你对他的了解要比对你最好朋友的了解、比对你父母的了解、比对你自己的了解还要深刻。



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是虚构的了,他就是一个有自己生命力的人物。



做到这样,你就有了写出一个立体的人物的


基础






只是基础



你心里有了人物,怎么样把他用文字表达和结构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







2014.1.1更新







回应一下下面匿名用户的讨论。







1)



第一的答案里,Chuck的原话,明确地说不要用“思想动词”,尽量做“感官描写”。



在我理解,这就是意味着不要写“心理活动”,尽量写“人物感受和动作”。



而小说当然要写心理活动。



对感官描写的能力当然重要,但是因此就不能做心理活动的描写?奇怪。



翻开金庸小说,看看有多少“他暗自思忖道”这样的“思想动词”吧。金庸的小说不是好小说?金庸的人物不立体?奇了怪了。







2)



关于人物前史。



既然你自己都承认了这不过是个人创作习惯的问题,那么我还真搞不明白我说出自己的习惯这有什么好反对的?



我反对第一的答案是因为我认为那么绝对的创作方法是错的。



你一边说这是个人习惯的不同一边又明确反对我的“习惯”,是不是有点为反对而反对了?



我倾向于创作是一个理性的过程。所以我认为构建出一个立体的人物之后再动笔写他的故事,那么他的每个言行动作都有依据,可以在第一稿就写出一个相对成熟的文本。



你倾向于随着感觉走,想到哪写到哪,第一稿有可能惊为天人也有可能Bug无数,然后不断地修改修改修改、重写重写重写,直到文本成熟。



这当然是个人创作习惯。我根本无法说哪个更好更正确。终归是个人性格不同所以选择不同罢了。







关于人物真相。



我说一个人的本质需要靠他在一个关键的选择上的反应来揭示。



你说剧情走到那里,矛盾逼迫之下,人的本性自然呈现。



嗯,真棒!反对得好!







3)



这之后,我说的“另一回事”。



同样一个立体的人物,不同的作家写出来会完全不同。这个跟每个人使用文字的方式有关;跟每个人结构情节的方式有关;跟每个人选择的叙述角度、切入面向、喜欢的文本长短体裁都有关系。



说白了,哈姆雷特是不是个丰满立体的人物?



你让狄更斯重写一遍哈姆雷特、你让毛姆重写一遍哈姆雷特、你让金庸古龙琼瑶亦舒安妮宝贝各自按照自己的方式重写一遍哈姆雷特的故事,难道会使用同样的方式?难道会呈现一样的效果?



我自认没有能力讲明白要怎么样用一个宇宙共通的写作方式把一个构建好的人物和故事用文字呈现出来。



如果你有能力,我拜谢。







4)



最后。



关于举例。



故意写一版比较烂的心理活动,然后再写一版好一点的人物感官描写。以此来证明写心理活动要不得大家都该好好学感官描写。



这,真不是什么好的“习惯”。



所以,我也明确反对你的这个“习惯”。